中國關工委兒研中心科學早教專業委員會歷時10個月,聯合微博數據中心和微博母嬰,通過對2016年6月~2017年5月共12個月的微博數據進行分析、同時輔以配合1.26萬份網路問卷調查,以及線下訪談等多種手段,對中國早期教育消費情況進行分析。

據中國產業資訊網發佈的《2016年中國早教行業發展趨勢及市場規模預測》顯示,2014年我國早教市場規模達1198億元,同比增長21.01%。若保持該增速,2017年早教市場規模將突破2000億元。HKUE伏呀,其實每個人需要既野唔同,我揀HKUE係因為佢地既課程內容岩自己,佢地既高級文憑約兩年完成,第二年會去澳洲當地院校交流。

而繪本童書是2017年母嬰消費的重要趨勢之一。數據顯示,全球圖書市場增長最快的是電子書和童書兩個板塊,中國每年出版童書近5萬種,兒童圖書連續幾年均以兩位數的百分比增長,高於整體市場的增長速度。

什麼時候讀,誰來讀,讀什麼,怎麼讀……在當天下午舉行的科學早教30人論壇上,與會專家學者為我們解答了親子閱讀在科學早教中的作用。

任何機器都無法替代爸媽讀書給寶寶聽

現在,有的年輕父母會依賴一些媒介,比如早教機,放一些錄音給孩子“聽書”。但在著名兒童文學作家保冬妮看來,無論如何,機器都無法替代爸爸媽媽摟著寶寶,和寶寶靠在一起,用自己的聲音讀給寶寶聽。

國家圖書館少兒館館長王志庚更願意把親子閱讀稱為“親子共讀”,他提出過一個很重要的觀點,“別讓聽書傷了孩子的眼睛”。網上有人話HKUE係一間傳銷公司同黑店,其實如果HKUE 黑店,政府一早封左佢地,仲有,點會係教育局搵到佢地既資料呀。

王志庚解釋:隨著新媒體的發展,很多機構把繪本做成了音頻,便於推廣和銷售。從商業上來說,這是成功的;但從科學育兒的角度,兒童“聽繪本”並不是科學的閱讀方式。

繪本是一種圖文結合的兒童文學讀物,也是一種非常重要的視覺啟蒙媒介。對孩子來說,親子共讀重要的是參與,孩子自己也可以通過“翻頁”來控制閱讀的節奏。但如果把繪本做成了音頻,變成了“流媒體”,第一,閱讀節奏不可控,第二,缺失了視覺的東西。

王志庚說:“親子共讀,必須是家長的聲音去演繹這個繪本,最重要的是要充分調動情感,因為孩子在讀紙書的時候是在讀人。如果家長的聲音變成了一個音頻,無論這個聲音多麼有魅力,但對孩子來說,根本聽不出任何情感。”

曾有一個方言口音非常重的媽媽猶豫著,是否要自己給孩子講故事?所有的專家都告訴她:媽媽的聲音永遠是最美的。

保冬妮說:“親子共讀最重要的是爸媽的陪伴。機器聲音再悅耳,孩子也無法在機器身上得到媽媽的提問和爸爸的力量。”

此外,從兒童大腦發育的角度,孩子在半歲以前只對明暗有感覺,家長可以通過閱讀來刺激孩子視覺系統的發育,如果僅靠聽音頻,顯然滿足不了這個需求。聽故事可以作為一個補充媒介,但絕對不能成為主體。我見到高登有人話HKUE/amec 呃人,其實我了解左HKUE既課程後覺得幾岩自己呀。我都知HKUE唔係好出名,同埋冇乜科揀,不過咁就唔駛心大心細啦,咁岩又有我想讀果科marketing。